封城后,我重返武汉,因为这里还有奋斗在疫情一线的妻子

0 Comments

春节前,我带着老人孩子离开了武汉,但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自己居住的千万人口城市――武汉,会被“封城”。安顿好老人和孩子,我又选择回到武汉,因为这里还有我最牵挂的妻子。

1月19日,一家人在南京

我居住和工作在武汉已经10余年了。一场疫情,让我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今年一月初,我和妻子两家人计划在上海过年,也提前订好了酒店、机票和年夜饭。1月18日,武汉的疫情状况还不清晰,我带着四个老人和孩子离开武汉,准备一路自驾,经过安徽、江苏,最终抵达上海。

摄影&讲述/陆尧 责编/小为

出品/腾讯新闻

妻子在疫情一线做报道

我的爱人是媒体工作者,她原本要工作到大年三十,然后和我们在上海会合。但自从离开武汉后,关于这场疫情的消息,几乎每一天都在刷新认知。1月21日,形势愈发严峻,我们全家立刻商议取消上海之行,由我父亲带着亲家和孩子回到老家。而我则返回武汉。因为在那里,还有一个人需要我的支持和陪伴。

妻子因工作需要必须坚守武汉,归期未定。在电视上看到她穿着防护服进入重症病房时,我悬着的心一直落不下。

22日我和家人在南京进行了物资采购,23日大年二十九,和家人道别后,我踏上了武汉的归程,而我的父亲则带着家人继续向东,返回老家。当时武汉已经宣布封城,一切都不明朗。

离开南京时是下午1点多,虽然彼时江苏确诊病例不多,但整个南京城已经紧张起来,路人佩戴口罩的概率极高。可药店的医用酒精断货,口罩数量也极其有限。

当天是出城高峰,从南京返回武汉,正好千里之路,也赶上了南京、合肥两个省会城市的出城高峰,路途拥堵。直到晚上8点多,我才抵达沪蓉高速武汉出口的青龙收费站。

只要开进这座收费站,什么时候能再出来,就不得而知了。而我父亲一行,也已抵达老家。他们与社区联系,进行登记并居家隔离,至少10日不会出门。目前全家状况良好。

大年三十早上7点,妻子赶去单位,准备当天的连线直播。

抵达武汉家中是晚上9点左右,妻子也刚从单位返回。从21日开始,她就站在了疫情报道第一线,从汉口火车站到天河机场,从协和医院发热门诊到武汉版“小汤山”医院的建造现场。哪儿有人会不担心家人的安危?但我一位摄影记者朋友说得好:“首先你得怕,你得为自己为家人担忧,你得考虑身后事,这是畏;其次,在其岗,谋其职,如果职业召唤,那就得上,这是勇。有这么一个过程,是勇者无畏。”

我能做到的就是在身边,给她最大支持。

大年三十这天,她早晨6点多起来,赶往距离市区40公里外的武汉版“小汤山医院”――火神山医院的建设现场进行直播报道,这是她连续第4天出现在疫情报道一线。

吃过的人最少、最简单的年夜饭,但感到无比幸福。

这个新年,对于湖北人来说是极其特殊的。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过年,有什么大事都要“年后再说”。可这一次,在湖北什么都没有疫情防控重要。妻子工作完回到家中,已是晚上8点,虽然是两个人的年夜饭,但还是需要点仪式感。

每天我们夫妻两人都要互测体温。这成了疫情时期独特的仪式。

妻子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这两天早晨我给她煮了热咖啡,喝完她就出门。我也正好找点事做。

毫无疑问,医护人员是最辛苦的,他们面临的是最严峻挑战。但在武汉逐步严格限行后,很多医护人员上班都成了问题。

大年初一早晨,我的朋友昕哥加入了义务接送医务人员司机的队伍中。这位大哥有点“社畜”人格,像电视剧《庆余年》里的王启年。可当自己的城市陷入困境时,他毅然决然加入志愿者队伍。昕哥送完了一位医生去“六院”后,不太想回家,因为他下午4点还有另外一位夜班医生要送,如果回家,衣服口罩等都需要整套更换清洗。为了节省物资,也为了不影响妻子和孩子,他只好在马路边转悠,被冻得瑟瑟发抖。

空无一车的武汉洪山侧路

一座千万人口城市被“封”,在我的印象里尚属首次,我也明显感受到武汉人的焦虑不安。大年初一,整个城市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车辆,这样的景象,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路上的行人,99%都佩戴了口罩。人们表情凝重,丝毫没有过节的喜悦。只有超市里的音乐声,在提醒着我们:如今是正月。

绝大多数药店,在年初一都关着门,想购买一些与疫情相关的用品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医用酒精消毒产品。大年初二早晨9点,部分药店才开始营业。眼下,举国上下正源源不断地往武汉输送物资。

武汉公交早已停运,未来会服从统一调配,用于抗击肺炎疫情相关物资和人员的运输。

在武汉街头堆放着很多菊花,我开始有些不解,后来得知如果家里有老人去世,亲友会在农历除夕这一天添上一篮鲜花,以示思念。如今这些鲜花没有了买主,很多就被堆放在了路口和花店门前,要在往年都是被销售一空的。

好在武汉的民生物资储备相对丰富,市内超市每天都会开门,营业到下午5点,提供新鲜蔬菜、肉类等等。价格比平日里略高,但尚在接受范围之内。大年初一下午得到了最新消息,武汉在年初二凌晨0点禁止机动车辆通行,所以到了下午,排队去买菜的人多了起来。

人迹罕至的武汉火车站

从停运市内公共交通,封闭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到封闭离汉高速通道、停运网约车、出租车单双号限行,再到武汉中心城区禁止私家机动车行驶。武汉市内的限制措施愈发严格。武汉正在经历史无前例的挑战。希望2020,大家百毒不侵!也希望我的妻子,在一线报道,保重身体。我永远在家,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