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困境:发热病人集中就诊,医疗资源严重短缺

0 Comments

武汉某大型医院血液科医生朱洪亮表示,其实这个季节除了新型冠状病毒之外,还有很多如甲流、乙流等病毒流行,这些病毒也会引起发热和肺炎等症状,比较常见。但现在一些发热病人都涌向发热门诊,面对这种压力,武汉的医疗资源是承受不了的。

记者 | 梁宙 实习记者 汪畅

2020年1月24日是中国的除夕。这一天,发烧多日的武汉人陈宇辉第三次到医院复查,结果显示为“双肺病毒性肺炎”。

但是陈宇辉并未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他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患的究竟是哪种类型的肺炎。眼看着病情在加重,陈宇辉感到了无助。

今年42岁的陈宇辉,在1月15日晚上开始感到身体不适,并有发烧等症状。第二天,他去到家附近的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诊断结果为“左肺上叶舌段感染”。

陈宇辉按照医生的嘱咐,每8个小时到医院输液一次,并居家隔离。生病后,陈宇辉的胃口变得很差,精神状态也不好,甚至走路也需要妻子扶着。

1月18号,陈宇辉再去医院复查,结果显示“左肺感染”,比第一次检查结果有所加重。又经过4天的治疗,他去到武汉同济医院检查,诊断结果为“病毒性肺炎可能,建议病原学检查”。1月24日,陈宇辉到武汉市普爱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显示“双肺病毒性肺炎”,病情进一步加重。

“我们都怀疑陈宇辉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几家医院开具的诊断报告单只是诊断为病毒性肺炎,并没有明确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陈宇辉的妻子说,他们曾在不止一家医院提出希望能够住院,院方一直说没床位。

在陈宇辉就诊过的武汉同济医院,日前曾制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快速指南》,这个指南指出,在符合疑似病例标准的基础上,痰液、咽拭子、下呼吸道分泌物等标本行实时荧光RT-PCR检测2019-nCoV核酸阳性,才能确诊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但是,“几家医院都没有检测试剂盒”,陈宇辉的妻子说。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仍在蔓延,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当地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凸显了出来。

据湖北省卫健委1月25日通报,2020年1月24日0时-24时,湖北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80例,新增死亡15例,全为武汉市病例。

目前,湖北省已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729例,已治愈出院32例,死亡39例。目前仍在院治疗658例,其中重症100例、危重症57例,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官方层面并没有通报最近的疑似病例数据变化情况。

陈宇辉只能继续居家隔离,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他让家人到其他地方去住,自己每天不停地量体温。不幸的是,陈宇辉的妻子最近也被查出肺部轻微感染,照了两次肺部CT,第二次病情稍微加重。她对界面新闻表示,现在这个情况还可以坚持,只是担心丈夫的病情继续加重。

在武汉的发热患者中,有很多向就诊的医院提出希望进行检测是否患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最终未能进行病毒检测。

武汉青山区武东街的蔡明生妻子近日发热咳嗽,肺部感到不舒服,他带着妻子到武汉市第九医院就诊。“我希望妻子能进行试剂盒检测,但现在医院的试剂盒不够,医院里面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容易交叉感染,我们只能先去发热门诊,然后在家隔离观察。”蔡明生说。

武汉某大型医院心血管内科医生郭鑫对界面新闻介绍,近期来医院就诊的发热患者大量增多,导致医院在就诊流程、协调管理方面应对仓促,显得较为混乱,该医院呼吸科已扩建了两三个病区专门收治普通的发热患者,“接诊医生会建议发热患者到呼吸科病区就诊,如果呼吸科病区都没有床位了,医生也会建议一部分发热患者去其他的定点医院就诊。”

此前,武汉在城区7家大型医院附近选择了7家二级公立医院作为发热门诊的定点医院,转移病人、腾空病房全部用于接收发热病人,专门收治发热病人。

不过郭鑫指出,目前定点医院的医疗资源仍较薄弱,“我们医护人员过去之后,发现那边只有空床位,缺乏医疗设备、医疗药品以及医疗防护装备,只能靠医生从各自的医院带医疗设备过去。”

武汉同济医院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对界面新闻表示,该医院的秩序情况还好,不过病人明显增多,“一些患者自身很重视,不管什么原因发热都会到医院检查,医院出现排队的情况也正常。”

武汉某大型医院血液科医生朱洪亮对界面新闻表示,其实这个季节除了新型冠状病毒之外,还有很多如甲流、乙流等病毒流行,这些病毒也会引起发热和肺炎等症状,比较常见。但现在一些发热病人都涌向发热门诊,面对这种压力,武汉的医疗资源是承受不了的。

朱洪亮所在的医院里,各个科室都在抽调人手支援发热门诊,“我们第一批从内科调了10个医生、20个护士,第二批抽调28个医生过去,为了避免医生过分疲劳,采取14天一个轮班的方式。现在发热门诊一天最多有1000多接诊量,总量太大了。”

武汉各个医疗机构医护人员坚守在防治一线,身心俱疲不堪重负的消息近日已引发广泛关注。对此,国家卫生健康委已派出重症医学专家加强对患者救治的临床指导,组建6支共1230人的医疗救治队驰援武汉,同时召集6支后备梯队随时待命。

为缓解发热病人集中去医院检查的情况,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1月24日曾通告,决定全面实行发热市民分级分类就医服务。同日,武汉市召开落实分级分类筛查工作视频调度会,会议要求在全市落实分级分类就医制度,由各社区负责,全面排查所在辖区发热病人,并送至社区医疗卫生服务中心对病情进行筛选、分类,避免患者无序流动,减少医院内交叉感染。

对于发热或有肺炎症状的患者,医院一般是如何应对?朱洪亮指出,要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首先需要给患者拍片检查,医院开绿色通道,半个小时就可以拿到结果。如果是有比较典型的肺部表现,病人需要做咽拭培养,进一步筛查。另外,对于疑似病例,医院会要求留观,若是重症病例会直接收入病房,若是其他的发热病例,没有典型的肺部表现的,则需要居家隔离。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新型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作为本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的重要手段,目前包括武汉在内,各地均有反映院内检测试剂盒缺货的情况发生,而尤以湖北省内居多。

1月23日,武汉卫健委表示,从1月22日开始,该市已指定各定点救治医院、发热定点诊疗医院的对口帮扶医院以及市疾控中心等具备相应防护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开展相关样本的病原核酸检测工作(第一批共10家机构),预计全部运行起来每天可检测样本近2000份。为此,武汉市计划紧急调运3万人份试剂盒发放到指定检测机构,目前已下发6000人份。

郭鑫表示,其所在医院虽然属于大型医院,但目前缺少新型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医生只能凭肺部CT来判断,做到临床确诊,“要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需要到金银潭救治中心等医院,医院把疑似病例上报,上级部门会分发试剂盒到有这些疑似病例的医院,再进行确诊。”

不止是核酸检测试剂盒,即便是比较基础的口罩、防护服和防护镜等医疗设备,武汉医疗机构也面临极度紧缺状态,为此多家医院发布公告称医院防护设备告急,向社会征集物资。

值得注意的是,借鉴当年抗击非典的模式,武汉版“小汤山”――火神山医院正在紧张施工中,最快有望于2月1日投入使用,该医院建筑面积达2.5万平方米,可容纳1000张床位。此外,武汉市已决定在火神山医院之外,半个月之内再建一所雷神山医院,新增床位1300张。

另据人民日报1月25日消息,为确保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得到及时收治救治,武汉市在早期两家定点医院和61家发热门诊的基础上,第一批、第二批、第三批分别征用7家、3家、14家综合医院,临时改造成为发热病人收治医院,目前收治疑似和确诊病例的床位达4000余张,另6000余张床位将于本月底前提供使用。

多名武汉医务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随着武汉火神山医院即将交付使用,以及各地的医疗救治队和应急医疗物资支援武汉,有望缓解疫情之下武汉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宇辉、蔡明生、朱洪亮、郭鑫均为化名)